科比尸检报告曝光:飞行员没有酒驾,事故被认定为意外

科比尸检报告曝光:飞行员没有酒驾,事故被认定为意外
这是一起发生在今年1月27日的事故,当时科比乘坐的直升机失事,机上9人全部遇难,其中包括科比和他的二女儿吉安娜。事故当时的天气状况很不好,浓雾弥漫,导致空中能见度很低。飞行员佐巴杨驾驶直升机低空飞行,最终飞机撞到山坡,导致了事故发生。↑广州的NBA球迷用涂鸦纪念科比和吉安娜时隔近4个月之后,洛杉矶县的验尸官公布了验尸报告,并把这次事故定义为“意外”。“1月28日,全部9名死者的死因(cause?of?death)被认为是钝伤。死亡的方式(manner?of?death)被认为是意外。”此次公布的验尸报告中这样写道。当科比遇难之后,他的遗孀瓦妮莎以及其他死者的家属在2月份起诉了这架直升机所属的公司以及飞行员,并指责飞行员在那样的天气环境下不应该起飞,而且在飞行过程中不应该速度那么快。而直升机公司在不久前表示,科比和其他乘客在乘坐直升机之前就知道潜在的风险,所以他们不用担责。现在的尸检报告显示,飞行员没有喝酒或者嗑药,具备驾驶的能力。至于他为什么在大雾中仍然高速飞行,应该属于个人判断,他所在的公司是否会因此承担责任,目前尚不清楚。据悉,这起诉讼的案件管理会议定于当地时间6月22日举行,届时这起案件应该会有进一步新的进展。红星新闻记者 何鹏楠 王浩儒编辑 姜山

如何让产业链 “满血复活”?他们这样做

如何让产业链 “满血复活”?他们这样做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疫情期间,“宅”在家里抗疫成为人们的选择。这个时候,每个家庭一定不能缺的就是食品,而且消耗量都很大,特别是像冷鲜肉类、速冻水饺、速冻汤圆这一类的速食品,因为简单易做,存放时间长,需求量就更大。这些物资的市场供应,除了一部分来自春节前的储备,还有一部分就是在疫情发生之后,各类企业复工复产紧急加工出来的。  王鸟昌今年65岁,是河南南阳后楼村村民,他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今年春节这两天,王鸟昌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糟。  这些年,南阳引进了不少农产品加工企业,地里也从过去的种粮变成了种菜,还都是市场价值高的野菜。今年春节来得早,王鸟昌在节前收了一半,没想到节后却遇到了疫情。如果剩下的2亩多荠菜没人收,新一茬儿蔬菜种不下去,王鸟昌家就可能会返贫。  比王鸟昌更发愁的,还有张震林。张震林流转了几千亩土地搞农业种植,疫情一来,光是这一茬儿荠菜就有可能让他损失惨重。  张震林所说的包文祥此时也正在发愁。包文祥的公司是一家农产品加工企业,有三条冷冻蔬菜生产线。随着季节不同,他会收购农户种植的荠菜、洋槐花、蒲公英等时令蔬菜,经过初加工,供应给河南三全、思念、上海湾仔码头等等20多个大型企业。  包文祥的企业涉及1万多农户,26000多亩土地,淡季用工100多人,旺季300多人。在当时,没有防疫物资,农村道路都封了,农民工出不了村,省内外交通也不通畅,想复工,仅仅依靠自己一家小企业的能力根本实现不了。而面对这种情况,更着急的还有双汇、三全这些更大的龙头企业。  河南是农业大省,也是农产品生产加工大省。随着多年来的发展,蔬菜、粮食、肉蛋等农产品大多数都可以在本省实现深加工,也出现了一批如双汇、三全、思念等等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实现了从田间地头到群众餐桌的全产业链。  庞贵忠是三全食品公司原材料采购和运输的负责人。  疫情突然来临,企业库存很快将销售一空,复工复产势在必行。可是受春节假期和疫情双重影响,几家龙头企业的全产业链几乎都属于停工状态。  三全食品公司全产业链涉及20多个行业,4600多家中小微企业,关联的农户有40多万家。这些平日里躺在账面上不为人关注的统计数字,现在哪一个环节都可能成为企业复工复产的难点。  春节还没过完,这些龙头企业就都把复工复产提上了日程,可是要想让全产业链投入运转,仅仅靠企业自身的力量远远不够。  这些年,为了盘活资金,企业在原材料方面都是尽量追求零库存。复工前,三全食品公司对库存进行了全面盘点,除了要打通蔬菜等农产品供应链条外,至少还有29家卡脖子的企业需要复工复产,才能保证企业生产基本恢复正常。河南省发展改革委在第一时间向各地市发了明传电报,要求各地市协助这些中小微企业全面复工。  2月6日,包文祥的蔬菜加工流水线在地方政府严格的疫情防控下复工了。虽然在2月初因为几天停工,企业和农户有10%左右的损失,但也都在大家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到3月底已经有220名工人上岗,加工时令蔬菜1600多吨,为农户和企业挽回损失1000多万元。  李贺是驻马店一家塑料制品企业的负责人,与包文祥不同的是,李贺一开始复工意愿并不强。李贺的工厂有四五十名员工,是一个典型的小微企业,但却是三全食品公司所列清单29家卡脖子的企业之一,主要生产速冻水饺、速冻汤圆包装里的托盒。  李贺知道,在这个特殊时期企业需要有担当,不能因为自己一家停工影响了整个产业链的食品供应。在龙头企业和地方政府协助下,李贺点对点地接回了员工,准备了口罩等防疫物资,现在已经是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产能比过去增长了一倍。  李延峰的印刷厂也是一家小微企业,有8条生产线,130个工人,是双汇的标签供应商。复工后,因为疫情防控措施要到位,企业成本增加了不少。  曹志远是双汇物流运输的合作商,养了200台车。在双汇复工复产的初期,因为上游物料供应、下游的产品运输增加了很多物流量,可此时,曹志远司机却一时难以到岗。  中小微企业在疫情的特殊时期,顾全了大局,克服了困难,及时补齐了供应链短板,而双汇、三全这些龙头企业也在中小微企业出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特别在防疫物资、资金支持等方面体现出龙头企业的担当。  一家龙头企业、一条全产业链的复活,不仅仅是保证了产业链条上企业、职工的经济效益,更是在保市场、保供应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疫情期间,随着人们对食品需求的增长,双汇、三全这些企业在复工复产后,生产规模和产能都远远超过了去年同期。复工复产前,河南省发展改革委就通过国家发展改革委协调,为保市场供应、恢复必要的物流运输做了准备。  到3月底,三全公司已经向湖北发送35万件货,合计3500吨,双汇发运了16000多吨产品。  平时,提起龙头企业,大家想到的可能是它能带动产业发展、助力地方经济腾飞或者是摆脱贫困,但是疫情来临,龙头企业的复工复产却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它们一头连着成百上千的中小微企业和农户,另一头连接着市场稳定供应。大有大的担当,小有小的责任。这个时候,通过政府部门的协调组织,龙头企业彰显责任和价值,大家抱团取暖,才能把产业链均衡带动起来,才能让整个经济社会的大机器逐步走向正轨。

银行贷款三查不严,不能让受害者求告无门

银行贷款三查不严,不能让受害者求告无门
据媒体报道,江西南昌一男子项某头上突然多出2239万元贷款,放款银行是华夏银行南昌分行。他表示,为了自证清白花了两年时间来回奔波于法院和银行之间,期间伴随着村里人的指指点点,打算结婚的女友也因此离他而去。此间,项某已经查明,这笔贷款与他之前供职的南昌索克斯信息产业有限公司有关。司法鉴定书显示,合同上的指纹和笔迹都不是他本人的。老板拿员工身份证冒办贷款,是近年来各地频繁出现的案件,这个案件也是如此。根据项某表述,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曾成为该公司法人,而该公司实际上并无办公地点和员工等。于此,理应查清该公司存在的问题,是否为皮包公司等。指纹、笔迹鉴定书此外,据江西银监局《意见书》,不仅认定华夏银行南昌分行存在违规行为,而且已经进行了处罚。自知理亏的银行也撤诉了。事实清楚证明,项某是“被贷款”事件的受害者。但是令人诧异的是,直到现在这笔贷款记录还在项某的征信中,他准备起诉华夏银行要求删除相关征信记录,赔偿损失并道歉。受害者的诉求合情合理。对于围观者来说,让人不平的是,明明犯错的是银行,为什么被折腾的却是受害者?“贷前调查不实、贷中审查不严、员工行为管理不到位”,都是银监局认定的事实,银行主动为受害者消除相关征信记录、赔偿、道歉不是题中之义吗?近年来,“被贷款”的新闻层出不穷,核心症结就是某些银行的管理混乱,其中也不乏与外部勾结牟利的“内鬼”。保证金额3920万元的《个人最高额保证合同》随便检索一下,就能找到很多与项某类似的受害者。“湖南的十多名大学生被湖南文理学院大四学生黄某利用他们的个人信息贷款50余万元”、“合肥一公司员工集体被贷款两百余万,身份信息曾被老板借用”、“湖南岳阳多人‘被贷款’,信用社人员称原主任授意非法办理”、“山东数百村民‘被贷款’上亿元成了征信黑户”……最离奇的一个案子莫过于,去年河北石家庄一名女士发现,自己已经过世的丈夫张某军名下突然多出贷款。这些“被贷款”事件表面看起来五花八门、云山雾罩,但本质上,无外乎银行在放贷过程中没有尽到审核义务。不是冒用他人身份信息的骗贷者手段高超,而是银行的管理制度在某些时刻失去作用,形同虚设。不管有没有“内鬼”配合,银行都难辞其咎。自己犯错自己买单,这是基本的公平。银行的疏漏,不能成为普通公民的“原罪”,也不能由用户买单。为了从根源上治理“被贷款”频发的问题,必须对银行加强监管,银行的资金大多来源于储户,不能让“掌勺者”随意挥霍。而具体来讲,“被贷款”事件出现后,对涉事银行的处罚要有力度,让责任人有痛感。另外,事后处置环节要把受害者补偿放在优先位置,不良征信记录及时清理,该赔偿赔偿,该道歉道歉。绝不能让受害者再东奔西走,甚至求告无门。

鸡西农商行原副行长陈伟主动投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鸡西农商行原副行长陈伟主动投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月12日电 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鸡西农村商业银行原副行长陈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陈伟简历  陈伟,男,汉族,1968年12月生,佳木斯汤原人,1989年4月参加工作,199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黑龙江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在职大学学历,高级政工师。  1989.04—1993.07 中国农业银行汤原县支行莲江口镇办事处信贷员  1993.07—1997.01 中国农业银行汤原县支行工商信贷科综合员  (1993.03—1996.01黑龙江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本科班学习)  1997.01—1999.01 中国农业银行汤原县支行香兰镇信用社副主任  1999.01—2004.01 汤原县农村信用联社业务科科长  2004.01—2007.03 桦川县农村信用联社副主任  2007.03—2007.06 桦川县农村信用联社主任  2007.06—2009.12 汤原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  2009.12—2014.03 萝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  2014.03—2017.06 佳木斯郊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  2017.06—2020.05 鸡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  2020.05 免职

南非媒体:推卸责任是特朗普政府的“好把戏”-新冠肺炎

南非媒体:推卸责任是特朗普政府的“好把戏”|新冠肺炎
原标题:南非媒体:推卸责任是特朗普政府的“好把戏”图为南非媒体刊发文章标题。 [海外网5月9日|战疫全时区]5月9日,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转引了一篇南非第二大新闻网站“独立传媒网站”的文章。文章以“这是推卸自身责任的‘好把戏’”为题指出,特朗普政府指责“世卫组织应对不力”和“中国抗疫造假”,是掩盖自身应对不力的“甩锅”行为,非常荒谬且不负责任。 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已成为疫情震中,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却没有足够病床、检测试剂和其他医疗设备,不顾世卫组织警告在本月开始放松社交管制措施。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却罔顾事实,把中国和世卫组织当替罪羊,并停止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美西方批评人士称,世卫组织对疫情的反应迟缓,如果采取更迅速的行动,可能会挽救无数人的生命。可实际上,事件的时间线告诉我们事实并非如此。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医生张继先第一时间上报了她接诊的3个可疑病例。12月29日,湖北省和武汉市卫健委指示相关疾控中心和医院展开流行病学调查。12月31日,武汉市首次报告了新冠肺炎疫情。 2020年1月1日,世卫组织在总部、地区和国家一级分别成立了应对疫情支持小组,这一反应速度绝对不慢,因为那时候没有人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以及如何处置。10天后,世卫组织就如何发现、检测和管控可能发生的疫情制定了一份指南。 1月11日,中国公布了病毒基因组测序结果。1月30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3月11日,世卫组织对疫情蔓延速度和各国政府的“不作为程度”感到“震惊”,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流行病。 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出资国,2019年捐款超过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3亿元),约占其年度预算的15%。美国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时刻暂停缴纳会费,对世卫组织及其工作将是灾难性的。没有其他机构能够代替世卫组织工作。世卫组织为大多数贫穷国家提供了急需的全球支持、专业建议和医疗资源,否则这些国家根本无法应对疫情。 特朗普政府抓住的另一个替罪羊是中国。特朗普此前声称自己看到了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证据,但这一说法很快被美国自己的情报机构否定了,他们表示仍在调查病毒如何起源,但肯定不是“人为制造”。目前没有证据对这种病毒进行溯源。病毒对所有人一视同仁,针对那些深受病毒所害的人们采取行动极不道德。特朗普政府本应该更好地利用中国采取的严格、彻底防控措施来有效应对疫情。 当前,疫情在世界许多地区迅速蔓延,这不是“甩锅”和推卸责任的时候,各国应同舟共济,携手应对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挑战。

大风吹落汽修店门头 两辆私家车“中招”

大风吹落汽修店门头 两辆私家车“中招”
“> 5月11日,郑州气象部门发布大风蓝色预警信号:预计白天到夜里,郑州市区及所辖六县(市)将出现4—5级西北风,阵风六-七级,提醒市民注意防范,远离路边广告及高空坠物等灾害发生。”> 今天上午10时许,郑州市中原区绿东村办事处巡防队员陈和中、冉国岭,巡逻到汝河路与华山路交叉口北约100米处,发现路东一家汽车美容店的门头,被大风吹落了一半,正砸在下面停放的两辆私家车上,其中一辆黑色私家轿车前挡风玻璃和车顶窗玻璃碎裂,另一辆停在门前的白色轿车后备箱盖被击穿多个洞孔。”> 店老板正在对被砸车辆上的碎玻璃及门头进行清理,说这辆黑色轿车是他自己的,另一辆白色轿车是别人的。今天风有点大,可没想到会把门头刮掉,车还没买车损险。随后,店老板和店员一起将砸在车上的门头抬下来,发现车子的天窗也被砸烂,引擎盖也塌陷了一个坑。初步估算了一下,修车费得七八千块钱。”> 因白色轿车是被自家店的门头砸坏的,店老板表示会一起进行维修。队员提醒广大市民,在极端恶劣天气下,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好将私家车停放到安全地带,以免被坠物毁坏。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岚 2020年05月11日15:47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