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流域水库群持续腾库 防御今年可能发生的大洪水

长江流域水库群持续腾库 防御今年可能发生的大洪水
武汉5月11日电 (朱俊君 徐金波)为防御长江流域今年可能发生的大洪水,长江流域上游水库群在长江防总、长江水利委员会(简称“长江委”)的精心调度组织下,目前正持续腾退库容。  据长江防总常务副总指挥、长江委主任马建华介绍,今年以来,在国家水利部的领导下,长江防总、长江委精心组织开展以三峡水库为核心的上游水库群消落调度,在统筹兼顾下游供水、生态、发电、航运以及库岸稳定等需求的前提下为下游实施补水调度。  通过强化联合调度,长江流域控制性水库群枯季综合效益显著发挥,水库群汛前消落工作进站顺利,有效保障了枯水季节流域供水安全,显著改善了枯水期航运条件,水库群供水、发电、航运效益显著。  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长江委密切与航运部门和国家电网的联系,综合考虑中下游枯水期水文情势、沿江供用水、电力调度和航运调度需求,长时间调度三峡水库出库流量维持在7000立方米每秒左右或以上。  受三峡枢纽及上游水库群补水调度作用,2020年宜昌站1~4月平均流量分别为8240、7350、9790、9590立方米每秒,较多年同期均值分别偏多69%、61%、90%、33%,中下游干流水位抬高0.5~1.9米,有效保障了疫情防控期间长江中下游枯水期供水安全、供电安全和航运安全。  统计显示,2019年11月至2020年4月,长江流域40座控制性水库共计补水428亿立方米,其中长江上游21座控制性水库补水333亿立方米。  此外,长江委还结合三峡水库消落,强抓时机,首次安排部署三峡库区产黏沉性卵鱼类自然繁殖生态调度试验,这也是三峡水库连续第十年开展促进鱼类繁殖的生态调度实验。  截至9日8时,长江流域纳入联合调度的40座水库已有29座水库消落至汛限水位以下,剩余11座水库待消落库容87亿立方米,正按计划有序消落。当前,待消落库容为2014年以来同期最小,其中三峡水库待消落库容56亿立方米将于6月10日前消落到位,腾出221亿立方米防洪库容,将为防御今年可能发生的大洪水奠定坚实基础。(完)

北大学子面对面为祁阳青年“送干货”

北大学子面对面为祁阳青年“送干货”
“今天机会难得,我们邀请到两位北大研究生毕业的优秀学子谢凌霜和戴维,他们一位在雄安新区就职,一位即将去中央机关报到,人生起点可能和在座的各位一样。希望通过分享他们的学习成长经历,通过和他们互动交流,能够给大家带来收获和成长。”5月10日下午,湖南省祁阳县梅溪镇20余名机关青年干部和两名北大学子围坐一团,围绕“新时代青年如何成长成才”这个主题,开展了一场思想碰撞盛宴。“刚刚听了你们分享自己成长的经历,都离不开读书,读好书,对于读书有什么好的建议?”“我的读书心得总结起来就是七个字,问、选、慢、懂、记、改、悟。选择自己喜欢的书,读书要慢,不要在一段时间里读很多书,要在一段时间内读透一本书,这样才能有所感悟。”“毕业后,你觉得北大留给你们最大的财富是什么?”“简单概括起来就是坚定了信仰、树立了理想,涵养了情怀。从来没有哪所大学与中华民族的命运如此紧密相连,同呼吸,共患难。”在互动交流环节,两位北大学子为梅溪镇青年干部的疑惑一一解答,共同交流,金句不断,气氛热烈,掌声迭起……在一问一答两个半小时的座谈中,让梅溪镇青年干部收获满满,意犹未尽,纷纷感叹到:“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北大学子积极乐观、奋发图强的精神风貌,被他们身上那种把小我融入大我、把小家融入大家的大格局所折服,被他们身上那种浓浓的家国情怀所感染,让我们更加明白自己在基层工作的意义,更加坚定了扎根泥土、锻炼成才的决心。总之,触动很大,感悟很多。”“今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梅溪镇广大青年干部不畏艰险、冲锋在前,积极参与各项疫情防控工作,彰显了青春的蓬勃力量和青年的担当精神,交出了合格答卷。今后,我们将继续以‘走出去、请进来’等多种形式,给青年干部提供更多提升自身能力的平台和机会,科学引导他们在为新时代社会建设贡献青春和力量的同时成长成才,在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中更好地发挥广大青年的作用。”该县梅溪镇党委书记周海平表示。近年来,祁阳县积极主动引导青年干部成长成才,大力实施“育苗工程”,帮助他们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开展了以领导班子成员“一对一、师带徒”为主题的传帮带活动。同时,充分发挥乡镇党校作用,问需于众,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思路,开展“点单式”培训,并鼓励各单位积极开展读书交流沙龙、集中学习讨论和文体活动,为全县青年干部营造“乐于学习、乐于奉献、乐于成长、乐于担当”的浓厚氛围。座谈会现场向群众发放疫情防控等宣传资料

漯河六旬老人留下“遗书”,携30多片安眠药离家出走!

漯河六旬老人留下“遗书”,携30多片安眠药离家出走!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刘广超 姚程 “我父亲外出时没带钱也没带手机,但却带了30多片安眠药,并且留下纸条让我们不要再找他了!”5月15日上午,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说起父亲曹留恩离家出走一事,漯河市民曹亚娟无比着急。/format/jpg”> 记者了解到,今年63岁的曹留恩养育有3个女儿,如今都已成家,平日里老两口居住在漯河市召陵区翟庄街道龙塘村。“就在上个月,我父亲被查出了涎腺癌,就开始进行化疗。”曹亚娟告诉记者,在经历过一次化疗后,曹留恩口腔溃烂,饭也吃不下,说话都感觉疼痛难忍,精神状态也变得无比消沉。 5月14日晚上,曹留恩老两口按时上床睡觉,但等到晚上9点多,曹亚娟的母亲从梦中醒来时,却发现曹留恩不见了,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人后,赶紧给女儿们打了电话。“我父亲趁母亲睡着的时候走了,并且带走了30多片安眠药,还留有一封手写的纸条。”曹亚娟说,除此以外,曹留恩没带手机也没带钱,更没带家门的钥匙,这让他们无比担心。/format/jpg”> 记者看到,曹留恩留下的纸条上写着:“老郭(曹亚娟的母亲),对不起,因为活着也是受罪……”同时叮嘱曹亚娟三姐妹好好照顾妈妈,文末还写着不要找他,就算找也找不着。 据曹亚娟介绍,目前他们已经报警,警方正在全力搜寻老人的下落,但尚未从监控视频中发现老人去往了哪个方向,他们只好以龙塘村为中心四散开来寻找,还没有发现老人的踪影。 据了解,曹留恩离家时上身穿一件宝蓝色的外套,下身穿一条蓝裤子,脚穿灰色的鞋子,头发花白,右侧腮帮下有一道明显发灰的伤口。如果您有线索,请及时联系曹留恩的家人:15890232625,13938033867。 编辑:谭敏

南非媒体:推卸责任是特朗普政府的“好把戏”-新冠肺炎

南非媒体:推卸责任是特朗普政府的“好把戏”|新冠肺炎
原标题:南非媒体:推卸责任是特朗普政府的“好把戏”图为南非媒体刊发文章标题。 [海外网5月9日|战疫全时区]5月9日,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转引了一篇南非第二大新闻网站“独立传媒网站”的文章。文章以“这是推卸自身责任的‘好把戏’”为题指出,特朗普政府指责“世卫组织应对不力”和“中国抗疫造假”,是掩盖自身应对不力的“甩锅”行为,非常荒谬且不负责任。 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已成为疫情震中,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却没有足够病床、检测试剂和其他医疗设备,不顾世卫组织警告在本月开始放松社交管制措施。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却罔顾事实,把中国和世卫组织当替罪羊,并停止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美西方批评人士称,世卫组织对疫情的反应迟缓,如果采取更迅速的行动,可能会挽救无数人的生命。可实际上,事件的时间线告诉我们事实并非如此。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医生张继先第一时间上报了她接诊的3个可疑病例。12月29日,湖北省和武汉市卫健委指示相关疾控中心和医院展开流行病学调查。12月31日,武汉市首次报告了新冠肺炎疫情。 2020年1月1日,世卫组织在总部、地区和国家一级分别成立了应对疫情支持小组,这一反应速度绝对不慢,因为那时候没有人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以及如何处置。10天后,世卫组织就如何发现、检测和管控可能发生的疫情制定了一份指南。 1月11日,中国公布了病毒基因组测序结果。1月30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3月11日,世卫组织对疫情蔓延速度和各国政府的“不作为程度”感到“震惊”,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流行病。 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出资国,2019年捐款超过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3亿元),约占其年度预算的15%。美国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时刻暂停缴纳会费,对世卫组织及其工作将是灾难性的。没有其他机构能够代替世卫组织工作。世卫组织为大多数贫穷国家提供了急需的全球支持、专业建议和医疗资源,否则这些国家根本无法应对疫情。 特朗普政府抓住的另一个替罪羊是中国。特朗普此前声称自己看到了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证据,但这一说法很快被美国自己的情报机构否定了,他们表示仍在调查病毒如何起源,但肯定不是“人为制造”。目前没有证据对这种病毒进行溯源。病毒对所有人一视同仁,针对那些深受病毒所害的人们采取行动极不道德。特朗普政府本应该更好地利用中国采取的严格、彻底防控措施来有效应对疫情。 当前,疫情在世界许多地区迅速蔓延,这不是“甩锅”和推卸责任的时候,各国应同舟共济,携手应对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挑战。

陕西男子墓穴内活埋79岁老母 他是个怎样的“逆子”-活埋-母亲

陕西男子墓穴内活埋79岁老母 他是个怎样的“逆子”|活埋|母亲
来源:华商网 5月2日晚,58岁的马某宽用手推车推着79岁的老母亲出了门,黑夜中,他将老母亲倒进了一处废弃的墓穴内,用捡来的几块棺材板将墓洞堵住,再掩埋黄土后离开。3天后,警方将被埋的老太救出。 人们在愤怒之余都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马某宽做出这样的事?华商报记者在当地进行了深入采访。 夜晚,活埋母亲 看到母亲被救出,也没有和母亲说一句话 5月2日,气温最高31℃,晚8时许,靖边县张家畔新盛巷不少居民坐在院子或巷道里避暑,在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马某宽推着手推车出了门,车上拉着生母王某芳。他沿着窄窄的巷子从家里出发,向着1.7公里外的万亩林前进…… 5月6日,华商报记者从马某宽所住的院子出发,向着万亩林方向前进,一路上坑坑洼洼,深一脚浅一脚,颠簸非常厉害。 道路两旁没有路灯,只能借着夜光前行。就在这样一个夜晚,马某宽将手推车停在了一个废弃的墓坑旁,把79岁的老母亲王某芳倒进了废弃墓坑内,捡来几块棺材板将墓口堵了起来,随后掩埋了一些黄土后匆匆离开。 回家后,面对家人询问,马某宽谎称将母亲送到靖边县新车站,雇了一辆面包车送往300公里外的甘肃省庆城县的亲戚家中。妻子张某察觉不对后,立即动员家人迅速前往车站寻找,但车站根本看不到王某芳的身影。3日凌晨4时许,马某宽离开家人的视线,独自一人出走失联。 直到3天后,马某宽再次来到该废弃墓坑,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与之同行的还有靖边县公安局的办案民警。民警展开了营救行动,一个多小时后,王某芳成功被救出并送至医院进行救治。警方介绍,马某宽看到母亲被救出后也没有和母亲说一句话,指认了现场就被直接带走。 住所,大门紧闭 红色大门上方写着“鸿福吉祥居”几个字 5月6日,在距离靖边县城中心5公里外的一居民区,经过多方打听,在一位村民的带领下,华商报记者花费了1个多小时才找到马某宽家所在的院子。5月2日晚,马某宽推着老母亲就是从这个院子离开的。 在马某宽家门口,记者看到,红色大门上方写着“鸿福吉祥居”几个字,大门紧闭,敲门也始终无人应答,从邻居家屋顶可看到院落的基本情况:房子有两部分,一部分装修有人入住,另外一部分窗户未安装,空置着。 马某宽家距离其埋母亲的墓穴1.7公里左右,位于他家东南角的一片沙梁上,这里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墓堆,平时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愿意前来,距离最近的居民家也有500多米,特别是深夜这一区域更是漆黑一片,马某宽埋母亲的墓穴位于一处沙丘后面。 附近的一名放羊老汉告诉华商报记者,这里在许多年前曾是村民们安葬老人的地方,近几年随着植树造林,由于地处林地,当地政府部门大力宣传禁止焚烧纸钱祭祀防止引发火灾,因此不少人选择将坟地迁走,而马某宽埋母亲的墓穴就是别人迁坟所留,用来封堵洞口的木板也是从一旁捡来的棺材板。 性格,沉默寡言 邻居说他“话不多,也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 在马某宽家门口,华商报记者采访了多位邻居,均表示马某宽平时与他们少有来往,许多人在这里住了十多年也几乎没有和他说过话。 “听说他的房子是叔父卖给他的,具体多少钱不清楚。”马某宽家西侧一邻居老太说,她家与马家相隔四五个院,同属于一条巷子,她没事经常去马家串门。每次见了马某宽,他从不和人主动打招呼,有时候聊天都有一句没一句的。 “我印象中大儿子不说话,大儿媳妇是个好人,忙里忙外的,在外面打工。我没事就去她家聊天打发时间,老太太比我大,我常叫她老姐,老姐苦了一辈子,跟了两个男人都没了,老姐以前能看清路,腿脚也能行走就是不利索,扶着墙一寸一寸地挪,去年年底摔了一跤,就不能出门了。”该邻居老太说。 马家附近一小卖部老板说,事发后有救护车警车穿过才知道此事。据村民王某介绍,他从小就认识马某宽,马某宽进县城前还有联系。以前看马某宽很正常,只是话不多,性格也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 成长,伴着孤独 自幼丧父,12岁时母亲改嫁,后随叔父生活 马某宽是靖边县天赐湾便民服务中心城河村人,虽然举家搬迁至靖边县城,但是户口仍保留在城河村。天赐湾便民服务中心书记师俊豹称知晓此事,但不能接受记者采访,也未向记者透露马某宽老家的情况。 “我今年50多岁,都不记得马某宽父亲,只是听家里老人有时候说起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村民王某介绍,马某宽父亲在他十多岁的时候去世,之后母亲王某芳改嫁到靖边300公里外的甘肃庆城县,马某宽从小跟着奶奶和姐姐长大,后来姐姐外嫁、奶奶去世,马某宽得到了叔父的照顾。 “老家还有两孔窑洞,现在还好好的。”王某称,十几年前马某宽一家在靖边县城买了房,从此就搬到县城住,偶尔也会回来,但次数极少。 据媒体报道,有知情人表示马某宽自幼丧父,母亲在他12岁那年改嫁,随后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远赴甘肃,并将户口迁移至甘肃,将马某宽一人留在了靖边,12岁的马某宽自此便和叔父一起生活。 后来马某宽随叔父离开老家来到靖边县城,渐渐长大的他在县城打工谋生,后来与张某结婚并育有三女一儿。“叔父买新房之后,马某宽就将叔父的院子买了过来。” 马某宽的母亲王某芳远赴甘肃之后,与第二任丈夫生下一个儿子,并在甘肃生活30多年。马某宽40多岁时,远在甘肃的王某芳丈夫去世,家庭困窘的王某芳回到靖边县,与二儿子一起生活,租住在靖边县一民房内。 据华商报记者多方了解,马某宽的弟弟身材矮小,严重驼背,是低保户,很多邻居对马某宽的弟弟这样评价:“虽然人不是很精明,但是会经常拿些吃的给老人。”也有村民表示,王某芳与二儿子住在一起更多的是为了照顾二儿子的生活起居。 马某宽所购买的院子离王某芳原来租住的院子不远,徒步两三分钟,但周边邻居对马某宽几乎没有印象。“我们都知道老人还有一个大儿子,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大儿子。”附近邻居表示,2019年下半年,王某芳随着年龄增大行动不便失去自理能力,大小便失禁使得租的房子内臭气熏天,房主便将房屋收回并重新装修。王某芳就被送到马某宽家由马某宽赡养。 2019年11月前后的某一天,马某宽与妻子外出,留母亲王某芳一人在家,期间老人不慎摔倒,直到马某宽回家时,王某芳仍在地上没能爬起来。自此之后,王某芳就基本没有下过床,几近瘫痪,吃喝拉撒都在炕上解决。 华商报记者从靖边县公安局了解到,马某宽在讯问中谈及作案动机时称,母亲生活难以自理,经常大小便失禁。因缺少护理经验,一家人也就在吃饭时给老人端一碗饭,甚至有时候还会遭到王某芳的责骂。七八个月下来,不仅家里臭气熏天,马某宽心里也憋屈得很,他不堪心理压力就有了遗弃母亲的念头。 马某宽向警方交代,他之所以选择靖边县城南万亩林,是因为此处离他所住的张家畔街办新盛巷的家比较近,他平时经常在这附近捡拾柴火,对案发地周围环境非常熟悉,而且这个地方有现成的废弃墓穴。 据靖边警方介绍,警方找到马某宽后,他仍不配合警方积极营救母亲,而是坚持谎称将母亲送去了亲戚家,甚至将王某芳从墓坑内救出后,王某宽仍一言不发,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实际上马某宽被刑拘后,虽然对其内心有触动,但马某宽并不是悔罪,他就是愚昧加法盲。”民警表示。 据媒体报道称,有知情人士分析:“经历了这么多,马某宽对母亲王某芳应该是有怨气的。” 老人,为儿担忧 担心追究儿子责任,老人对民警说是自己爬进墓穴的 5月6日,在靖边县中医院内科病房内,王某芳老人在家人的帮助下进行康复训练,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其亲属都围在病床四周,表情稍显凝重,老人身材佝偻,皮肤黝黑,显得较为虚弱。 “老人经过救治后身体刚好点,就念叨着公安局会不会把大儿子关进监狱,会不会被判重刑。”王某芳的一位亲属说,经此一难,79岁的王某芳仍没忘仅存的母子情分,她得为儿子一家日后的生活打算。 据了解,5月6日晚,办案民警与王某芳进行交流,老人似乎并不太担心自己的身体,最担心的还是怕儿子承担更多的法律惩处。“我啥也不吃,我啥也不愁,就愁我的二儿子还有我的大娃(大儿子)。”王某芳在医院接受部分媒体采访时说。 从王某芳的种种行为来看,她担心儿子的行为会被判重刑。5月5日,民警挖开墓穴口救出老人时,老人当时担心民警追究儿子马某宽的责任,对民警说是自己爬进墓穴的。老人还私下暗示家人,家丑不外扬,要求家人不要对外声张,更不要接受媒体采访,担心儿子马某宽会成为众矢之的被加重判罚。事实上,华商报记者曾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寻求采访马某宽的家人,但均被拒绝。 目前,已被刑拘的马某宽被关押在靖边县看守所,案件还在侦查阶段。靖边县人民检察院接到公安局通报后,第一时间指派员额检察官提前介入马某宽故意杀人案。靖边县民政局也表态,如果确实存在赡养难问题,民政部门会根据家庭情况进行救助。 案件进展 马某宽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捕 案件发生后,靖边检察机关第一时间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经审查,5月2日晚8时许,犯罪嫌疑人马某宽将其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王某芳用家中的两轮手推车推至靖边县榆林炼油厂东侧“万亩林”,将母亲王某芳推进一废弃墓坑内,并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锹铲土掩埋。 5月8日,靖边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依法对马某宽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华商报记者 余琳 文/图 热评 “骂一个疯子容易,帮一个人不疯太难” 活埋母亲令人震惊且愤怒,无法想象现代社会会发生这样的事。但除了谴责,我们也应该反思,如果只把该案理解为极端的、小概率的刑事案件,既是一种偷懒,也是对部分地区农村养老问题的漠视。 一位在大学任教的女网友说:“养老从来就不单纯是一个道德问题;当这个人面对压力焦灼甚至开始畸形念头的时候,可曾感受到有人会关注他帮助他;尤其当底层个体承受困境的时候,外界的关爱、帮助尤为重要。骂一个疯子容易,帮一个人不疯太难。” 家境贫困,生活不易,这或许是事实。可是,生活再难,不管你经历过什么,都不能成为杀人理由!

大风吹落汽修店门头 两辆私家车“中招”

大风吹落汽修店门头 两辆私家车“中招”
“> 5月11日,郑州气象部门发布大风蓝色预警信号:预计白天到夜里,郑州市区及所辖六县(市)将出现4—5级西北风,阵风六-七级,提醒市民注意防范,远离路边广告及高空坠物等灾害发生。”> 今天上午10时许,郑州市中原区绿东村办事处巡防队员陈和中、冉国岭,巡逻到汝河路与华山路交叉口北约100米处,发现路东一家汽车美容店的门头,被大风吹落了一半,正砸在下面停放的两辆私家车上,其中一辆黑色私家轿车前挡风玻璃和车顶窗玻璃碎裂,另一辆停在门前的白色轿车后备箱盖被击穿多个洞孔。”> 店老板正在对被砸车辆上的碎玻璃及门头进行清理,说这辆黑色轿车是他自己的,另一辆白色轿车是别人的。今天风有点大,可没想到会把门头刮掉,车还没买车损险。随后,店老板和店员一起将砸在车上的门头抬下来,发现车子的天窗也被砸烂,引擎盖也塌陷了一个坑。初步估算了一下,修车费得七八千块钱。”> 因白色轿车是被自家店的门头砸坏的,店老板表示会一起进行维修。队员提醒广大市民,在极端恶劣天气下,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好将私家车停放到安全地带,以免被坠物毁坏。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岚 2020年05月11日15:47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